随便写写,不打tag了,人物没理解好

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以心中发出危险指数的信号来辨别各色各样的人,一开始倒是为这种奇特功能而沾沾自喜,久了倒是无多大兴趣,与之相反的生了厌弃。我一向不大喜欢去揣摩别人的特点,但有时却在某方面给我提供了不大的帮助。诸如此类的,好比如说那些满脸谄媚,阿谀奉承的臣子,在他们上身左侧的心脏里隐约标志着五、或是六七的数字,我便以相对应的气节一一回应,尽量以无暇的语句赐予他们所要奉承之事。这些是平日里经常能够见到的,对他们大体的印象中,除去世人皆愿追逐的纸醉金迷,就只剩下尔虞我诈的阴险斗争。我尽量地进行疏远,但他们好像正常人不可摆脱的空气一样,随时都会黏在你身边,摆出张虚假的脸,客套地与你进行心机叵测的谈话...

2017-10-07

无聊瞎写的邦信,毫无逻辑

就是记录一下黑历史……(小声

  是初春。

  暖日当空,碧空如洗。光辉四照河山,融化雪白,一片生机蓬勃。既能见得山川之美,又能听得雀鸟嬉笑之音,两全其美,实属快哉。

  然,还是少了些什么。他微扬下颔,轻蹙眉头,暗自思忖起来。殊不知,闲庭信步,竟是到了这练武场之上。他失神,下意识抬眸往某处望去。

  不错。那人依旧朝气风发,此刻正致志训兵,无暇顾及其处。若是无意碰及心粗的将士,那人便手一扬,腕一翻,也只是拍拍肩胛,而容色却是严肃的。因站得过远,难以听及在说什么。只见那被提名的将士,浑身一抖,埋下头来,想必心底里已然吸取教训,正在惭愧。

 ...

2017-02-04  /  13热度